国内统一刊号:CN54-0015 昌都报社出版地址: 西藏昌都西路24号电话:0895-4823845传真: 0895-4822257






2019年10月11日

易地搬迁,迁出异样人生

——八宿县瓦乡瓦巴村村民次培的新家新事

次培很爱惜新家,经常擦拭家具,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

本报记者 郑晓强

9月26日上午,阳光洒在八宿县扶贫开发区白玛镇乃然安置点的足球场草坪上。居民们围在一起,欢快地跳起锅庄,为县里的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准备节目。

61岁的瓦乡瓦巴村村委会主任次培,坐在一旁认真观看,不时鼓掌喝彩。

次培的老家瓦乡,与拥巴乡、夏里乡一起,并称“夏里三乡”。“夏里三乡”自然条件恶劣、生产方式落后、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供给能力短缺、群众生活艰苦,“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”的现象极为严重,是八宿县脱贫攻坚中最难啃的硬骨头。

借助国家易地搬迁的好政策和福建等援藏力量的无私援助,八宿县先后在白玛镇乃然村和西巴村修建集中安置点。自去年9月起,该县针对“夏里三乡”组织了13次搬迁工作,累计搬迁群众468户2693人,今年7月底顺利完成全部搬迁任务。

住进新家的次培,与其他搬迁群众一样,渐渐适应了新生活。他迫不及待地带领记者参观新家,并畅聊“做梦都没想到”的变化……

(下转二版)

(上接一版)

不再与牲畜当邻居

次培在瓦巴村的老家,是一幢两层楼的土房。“我出生前,父亲就盖了土房,至今已有近70年历史,漏风漏雨。”次培说。

土房的一楼圈养牦牛等牲畜,二楼住人。牲畜及其粪便的味道,直飘二楼。

而二楼也没有隔间,一家8口人住在一起。藏床围成一圈,中间放锅炉。煮饭靠烧牛粪,早把墙壁、天花板熏得乌黑。

最早,家里是没有电的,只能点油灯照明。2012年,在驻村工作组的帮助下,他和其他村民都在自家屋顶上安装了太阳能发电板,终于用上了电灯、电视。然而,瓦巴村海拔高达4300米,冬季经常阴天、下雪,太阳能发电受到很大限制。

去年9月20日,响应“夏里三乡”整乡搬迁的号召,他与瓦巴村其他村民一起,搬出了老房子,搬进了位于乃然安置点的新家。

“我清晰地记得,那一天,县委书记吴应海、县长尼玛江村等县领导在县城迎接我们,为我们献哈达、送祝福,我们感到很光荣。”次培说。

而安置房的建设资金来源于易地搬迁专项资金、援藏资金、县财政自筹资金,村民自己一分钱都不用掏。

记者在次培的新家看到,套房分客厅、主卧、客卧、厨房、卫生间等。厨房用上了液化天然气;卫生间里摆放着洗衣机;客厅的柜子、沙发都是新定做的,富有藏民族特色,为了迎接国庆,次培还特意插上几面小国旗。

“做梦都没想到,这辈子还能住进这么好的房子。”次培很爱惜新家,地板打扫得干干净净,连家具都擦拭得程亮。

背景>>>

西藏自治区党委、政府及昌都市委、市政府对“夏里三乡”搬迁工作高度重视。自治区多次提出要求,市委、市政府主要领导多次深入实地调研,八宿县委、县政府派工作组20余次到乡里开展工作。县脱贫攻坚指挥部制定了易地搬迁实施方案,对搬迁对象、搬迁经费保障、搬迁后政策衔接、搬迁相关要求等作了具体安排。搬迁户根据不同的家庭人数,可分配到45平方米、75平方米、95平方米、125平方米等不同面积的房屋。

从六七小时到两三分钟

搬进新家,次培觉得最便捷的是交通。

瓦巴村,距离乡政府所在地40多公里山路,距离八宿县城300多公里山路。作为村干部、县人大代表、县政协委员,次培平均每个月要到乡里、两三个月要到县里汇报工作。

“最早,进出村只有骡马道。到乡里、县里,都靠骑马。”次培最怕碰到下雪,有时候积雪漫过膝盖,马无法通行,人就得下来清雪。2013年,村里才有了能走汽车的路,但由于地质原因,经常出现塌方,影响通行。

如今,瓦乡党委、政府的办公地点就设在乃然安置点内,而安置点距离县委、县政府也只有1公里多。“以前跑趟乡政府要六七个小时,现在只要两三分钟;以前跑趟县城要11个小时,现在我们就住在县城旁。”次培笑着说。

搬进安置点,次培一家还享受到更好的医疗、教育条件。

瓦巴村没村医,而乡卫生院的医疗水平也很有限。2017年一个晚上,次培的外孙女洛松次措突发急性阑尾炎。村民用摩托车载她赶到乡里,再由乡里派车送到昌都市区治疗,路上整整用了2天。

“我忘不了一路上外孙女痛苦的表情。”次培感慨道,“现在,新家距离八宿县医院不到1公里,看病方便多了!”

孙辈的上学事,也是次培非常挂心的。如今,他的三个外孙、外孙女,分别在县中学、县小学、县第二幼儿园就读。“县里的教学资源,肯定比原来村里的教学点强多了!”次培说。

背景>>>

八宿县将解决易地搬迁群众的民生问题当作大事要事来抓。在医疗保障方面,“夏里三乡”群众搬迁入住后,同等享受基本医疗保障、医疗救助政策,并在两个安置点配备医务室;在教育保障方面,搬迁的适龄儿童已全部在县第一、第二幼儿园及县小学就读,并同等享受义务教育营养改善计划、助学金、奖学金等教育政策;在综合治安管理方面,设立警务站,并开展“双联户”工作;在便民服务管理方面,设置便民服务中心或流动便民服务队。

摘掉“贫困帽”

瓦巴村地处偏远,村民都没有外出打工的习惯。全村人靠种青稞、养牲畜,勉强度日,平均每户家庭年可支配收入只有3000余元。

次培一家也不例外。

他家种了15亩青稞和少许芫根,养了20头牦牛。由于运输成本高昂、市场意识缺乏等,牦牛养殖并没有给他带来收入,只供自家食用。“一年到头,扣掉花销,根本存不了什么钱。”他无奈地表示。

搬进新家,“财源”也来了。

如今,他在乃然安置点当门卫,为居民守护生命财产安全;女婿和女儿分别担任瓦巴村的水管员和草原监督员,为村民守护老家生态安全。三人岗位工资合计2.7462万元/年。

次培仍保留着在老家的耕地。这几天,恰逢秋收,他老伴就回到村里收割青稞。庄稼收入加虫草收入,共3208元/年。

此外,他家还享受种粮补贴391.5元/年、草原生态保护补贴奖励6374.5元/年。

“算下来,如今,全家一年的所有收入可达3.7万多元。”次培告诉记者,今年4月,包括他家在内的所有瓦巴村民,都成功摘掉了“贫困帽”。

为了解决易地搬迁村民的就业问题,人社部门还经常开展“夏里三乡”农牧民技能培训。今年来,仅县人社局就对瓦乡109人次农牧民进行了餐饮服务、建筑工、保洁等方面的技能培训。作为村干部,次培总是乐此不疲地向瓦巴村村民宣传,鼓励他们踊跃参加培训。

“易地搬迁的好政策,让我们过上了好日子。”次培说,“我们也要转变角色,用自己勤劳的双手,创造更加美好的明天。”

背景>>>

“夏里三乡”整乡搬迁安置工作涉及人数多、范围广,是一项系统性工程。为了让搬迁群众在搬迁后“稳得住、能发展、可致富”,八宿县成立“夏里三乡”搬迁群众转移就业组,帮助搬迁群众实现转移就业。目前,部分搬迁群众或在餐馆、宾馆、酒店等打工,或自主创业,有了较为稳定的收入。“夏里三乡”整体搬迁,为八宿全面解决贫困群众住房安全、决战决胜脱贫攻坚起到了“四两拨千斤”的关键作用。